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日前 Karley Sciortino 在 VULTURE 发表了一篇文章,批判这个时代的艺术家(与所谓的艺术品)氾滥的问题,此文有相当高的浏览、分享次数,我个人觉得,言之有物是吸引网友喜爱的主因,但,或许也与该文略为耸动的标题脱不了关係:Why Do We Like Having Sex With Artists?

如果我们认真看待艺术这回事,不难发现,现在,艺术处在一个怪异的时刻。市场的运行是企业(商业)、纯粹而简单的,所有人都在争夺利益最大化;市场追求极大化,无可厚非,然而,从商人(或者说好听点:企业家)、金融家、律师……等重要人物,几乎都在为艺术家及艺术行为忙碌着。艺术家不再是过去我们认知中苦哈哈、吃了这餐不知道下一餐在哪的那群人了,反倒是穿戴着时尚精品、出入高级场所的上流社会的那群人。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Karley 当然不是唯一注意到此现象的人,其指出,在纽约有一个诡异的现象,许多自称是「搞艺术」的,这与现今艺术几乎与钱、权势及投怀送抱的美女画上等号有一定的关联性;对此,Karley 更直言批评,不是染上一头蓝色的头髮与发布几张实验性的照片在 Instagram,就自以为是艺术家。

艺术家几乎成了性感的代名词,而大众盲目的崇拜艺术家,甚至替其创造的神话已达到可笑的境界了。从毕卡索(Picasso;不用我多说,你们都知道他是谁),到 卢西安.佛洛伊德(Lucien Freud;听起来很耳熟?没错,他是心理学家佛洛伊德的孙子,偏好人物画与裸体画),到 朱利安.许纳贝(Julian Schnabel;艺术家,也是电影导演,是他最着名的电影代表作),他们都是不同类型的艺术家,在不同领域发光发热,且各式各样的美女追逐、崇拜着。坊间普遍认为,艺术家与生俱来创造力,艺术家都是放蕩不羁的,天生爱好自由,不受世俗道德的约束。

然而,这真的就是艺术家的完整样貌吗?

也许一开始没有人出来反驳,久了之后,艺术家也不好跳出来澄清一切都是误会一场,而这美丽的误会就一直流传着,各界对于艺术家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,那怕这幅作品再丑,大众也会替艺术家开脱解释:这是最前卫、最抽象的意境,只有创作者本人才懂这箇中滋味;事实上,多数艺术家不喜欢在大众面前剖析自己的作品,那让他们觉得赤裸裸,就好比诗人与你约会时,绝不会与你一同读他的诗是同样的道理。

说到底,为什幺有这幺多人受到艺术家的吸引呢?在美国,艺术家大概是最受女性欢迎的职业吧!毕竟,千千万万的女性都希望成为艺术家的谬思女神(Muse)啊!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Karley 以她自身经历,娓娓道来她与艺术家的交手经过;20 出头的花样年华时,她与一位独立音乐歌手交往,那时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男友创作的歌曲都由她抢先试听,并给予意见;Karley 回忆到,男友非常重视她的想法与建议,让她觉得自己不仅仅被重视,并在给予意见的过程里,也参与了创作一般。不免俗的,乐手男友也以 Karley 为灵感创作了她专属歌。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以卢西安.佛洛伊德为例子,他历任聘请来照顾孩子的褓姆,几乎都成为他的恋人;以毕卡索来说,多数画廊或策展人在挑选其作品时,往往优先展出其情人的画作。 从某个角度来看,这样的关係其实挺浪漫的,虽然肉身会腐坏(到头来艺术家与其情人终究两脚一伸进棺材了),但艺术品做可以流传人间,而从艺术品传递出的爱情亦永久留存。若说艺术品好比情书,一点也不为过。

Richard Prince 美国着名的画家与摄影师,也透过 Instagram 展现其作品,各式各样的照片,藉由 Instagram 这个社群媒介展演照片里人物的生活样貌。Richard 甚至从社群媒体中挑选了 38 幅摄影作品 ,透过雷射喷墨的输出方式,以展览的方式呈现给大众。有论者怀疑这哪叫艺术?不就是印刷输出吗?然而,更早以前安迪沃荷(Andy Warhol)不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展露头脚被世人记住吗?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Karley 20 出头时与独立乐手交往,让她觉得自己是对方的谬思女神,然而,随着年龄增长,Karley 发现有另一种可能比谬思女神更吸引她;也许接下来的内容看在女权主义者眼里实在扎眼,但,女权至上如我,也不禁认同 Karley 的观点:

如:Anna Karina 与 Godard(Godard 是法国新浪潮画家的代表之一,Anna 是其妻子);Edie Sedgwick 与 Warhol(Edie 是安迪沃荷多部短片的女主角);Rose 与 Jack(这你总认识吧!铁达尼号里爱得死去活来的两位)。换言之,Karley 认为与其扮演被动的谬思,不如成为那活生生又常伴左右的灵魂伴侣。

因此,谬思情节绝对不是艺术家如此吸引人的唯一因素;去年冬天国外知名博客在其节目中与其嘉宾讨论此话题,在节目中他们提及: 艺术家不是只有大家看到美好的那一面,其实多数时艺术家是陷在低潮、自我毁灭的状态,因为无法创作出满意的作品,不仅对自我厌恶,更对整体大环境绝望;当艺术家进入此周期时,再多的酒精与毒品也无法麻醉他们,这时他们脆弱的像个婴孩,需要别人张开双臂拥他们入怀(嗯……讲白话一点就是需要温柔乡的安慰,恰好女人与生俱来的母爱,在此时特别容易被激发)。

艺术,在其最好的状态时,可说是人生中一种超然的体验;然而,时至今日,艺术充其量只能称作一门生意,而这幺多人想要成为艺术家,当然也是着眼于额外的福利(前仆后继的女伴,甚至被女伴像崇拜神祇一样的景仰着)。

好吧!如果你耐着性子看到这,你会发现,Karley 本文是以女性视角撰写的,当然,你也可以反驳说:拜託!现在女性艺术家大有人在呀!怎幺不用男性视角出发呢?有论者也会批评,这根本就是异性另的霸权思维;但评心而论,即便如此,某个程度上,我也能认同 Karley 的论调,毕竟人人都喜欢镁光灯,一旦注意力的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时,那意气风发的模样,可是假不了的。当然,也欢迎艺术家朋友跳出来现身说法反驳 Karley 的论点,也许可以激荡出不一样的火花喔!

艺术家哪来的神秘吸引力,能让女人前仆后继地爬上他们的床?

延伸阅读:

运动员和乐手搭讪,电话号码你会给谁?研究说年轻女生最爱吉他手

创意人士的监牢:为什幺朝九晚五的工作会扼杀你的创造力?